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爱娃母子
爱娃母子
 索联特工弗拉索夫回到家里,如何蹂躏母亲兼妻子的淫事,暂且按下不表。索联的各大卫星国中,数量巨大的诸东德国家是对索联最忠诚的一部分,诸东德皆听命于索联的指挥,坚决拥护索联,忠实地为索联效力。诸东德皆面积很大。诸东德中的某东德,其特工人员打入对面的某资本主义西德,尽可能地进行破坏活动。那对面的某资本主义西德,人口众多,地面疆土的面积(亦即底面积)七十万平方公里,该西德有多层疆土,地面疆土是其中的一层。该西德是欧洲大国。西德的一列豪华列车,成了东德特工们的目标,他们计划劫持这列客车,用这列客车去冲击北约在西德的一个重要基地。东德特务计划劫持的这列豪华列车,有一百余节车厢,分为十等。该西德铁路运输业发达,铁路线总里程很大,纵横于各层国土。很多不同阶层的西德人都选择乘坐列车出行。由于有豪华车厢,更有不少人喜欢乘坐豪华列车到各地旅游。这列客车是从西德北方大港汉堡站发车的。头等车厢的A10豪华包间的旅客是大军火商的妻子爱袜和她做运动员的儿子。爱袜,58岁,身高1米68,颇有姿色,高大肥美,金黄毛发,绿色眼珠,穿戴雍容华贵,珠光宝气。她儿子汉斯,今年二十四岁,是一位足球前锋,个头不高,身体却很精悍,也是金黄毛发。这间包间很宽大,占了这节车厢的三分之一。上了这列客车的还有女记者苏菲娅,她是位意大利性感老妇,67岁,身高1米67,褐黄色毛发,灰色眼珠,走起路来大乳房不住晃动。她穿着灰色套装短裙,她长着大嘴,美腿,性感的女脚,穿着肉色裤袜和奶白色皮凉鞋。她是意大利某大报驻汉堡的主任。她入住了二等车厢的一个包间。由于该西德各层国土相加起来面积甚大,比对面的某东德还要大,所以这列客车的旅途将是漫长的,乘坐这列客车高等车厢的人们多是旅游消磨时间的,所以长达一年半的旅途生活带给他们的享受正是他们所乐于接受的。爱袜的丈夫今年四十九岁,是西德的大军火商,他工作繁忙,爱袜在家呆得发闷,经常出去旅行。她常常带着她儿子汉斯一起外出。爱袜进了大包间后,锁好了门,发出一声欢呼,然后就开始脱衣服,先脱了狐皮大衣,接着又脱了小皮靴。爱袜高大肥美,里面竟然只戴着奶罩,下面穿着一条花色七分裤,把肥美的屁股绷得紧紧的,她喜欢穿得这么放荡,有时在外面她会突然掀开大衣,露出里面的奶罩,看着别人惊奇的表情,她会放荡地大笑。爱袜的金黄长卷发垂在身后,头上还包着花绸包布,显得风情万种。车站的铃声响了,列车缓缓启动。车窗外的车站,渐渐变成了绿草如茵的原野和丘陵。爱袜坐到床边,让汉斯从行李里面拿出一双绣花拖鞋给她换上。汉斯拿了那双绣花拖鞋,跪在母亲脚下给她换鞋,他握住母亲的脚,咽了口口水。高大肥美的爱袜,脚却长得娇小白皙,腿也长得很美,此时穿着肉色裤袜,更是性感撩人。她把精美袜莲递给儿子让他给穿鞋,汉斯情不自禁捉着母亲的袜莲,使劲嗅了起来。爱袜似乎喜欢儿子这样,任他捏弄吸嗅,并不阻拦,她娇滴滴地说:「宝贝儿,妈妈知道你喜欢闻妈妈的脚,闻吧,可别把妈妈的脚捏疼了。」看到这里,读者应该看出来了,这对母子的关系不一般。的确,爱袜母子不是一般的母子关系,早在汉斯十四岁时,这对母子就发生了性关系。爱袜的丈夫工作太忙,他虽然也很迷恋这个风骚的妻子,一有时间就和她交配,但是,爱袜性欲很强烈,工作缠身的丈夫满足不了她。于是,当她发现儿子在偷闻她的丝袜时,就顺理成章地和儿子发生了交配。汉斯尽情地嗅着母亲的莲香,阳具渐渐硬起。他百般捏弄母亲的袜莲,怎么玩也玩不够。被儿子玩脚的爱袜,舒服得发出娇懒的哼哼声。她抬起另一只脚,踩在儿子的头上。汉斯喜欢被妈妈好看柔软的脚踩在脚下。他看到母亲花色七分裤的裆部有些湿润了。他淫笑道:「妈妈,你太骚了,被我玩脚玩得你这么快就流水了。」爱袜也笑道:「你这个坏蛋,玩了妈妈还说这种风凉话!不给你玩了!」说着就把脚从儿子手中抽出,汉斯哪里肯放,又捉在手里玩弄。爱袜不停地哼哼着,胯下越来越湿润。她一只袜莲被儿子玩弄着,她抬起另一只袜莲,抚摸着儿子的头,又移到儿子的脸上,在他脸上轻轻蹭着。汉斯被母亲莲香的气息包围着,他沉醉了。爱袜的大奶子很大,她坐在床边,大奶子兜在白色奶罩里,直垂到腹部。汉斯阳具硬得厉害,他放了妈妈的脚,站起身来,开始扒妈妈的裤子,爱袜被儿子掀翻在床上,被儿子把她七分裤给扒了下来。汉斯把母亲的肉色裤袜扒到她腿弯处,一头扎入她两腿之间,疯狂撕咬母亲的大丛金黄阴毛。爱袜惊叫着:「别咬呀!小疯狗!」汉斯松开妈妈的阴毛,扒开母亲的屄眼,贪馋地舔了起来。爱袜坐在床边,分开了两腿,把两脚踩在儿子的肩头上,亮着屄眼,供他舔屄,被他舔得大声呻吟起来。汉斯使劲吮吸母亲的大阴蒂,爱袜大声惊叫起来。渐渐地,她的阴蒂经过儿子的逗弄,肿了起来。爱袜的淫水越流越多,都被儿子吃了下去。爱袜充满色情的绿眼珠越发迷离。眼睛下面因性生活过多而出现的眼袋,白而性感。舔着舔着,汉斯收起舌头,将右手中指插入母亲的屄眼抠了起来。爱袜的呻吟声更大了。汉斯抠着老娘屄,还不过瘾,又去抠弄爱袜的大阴蒂,爱袜的大阴蒂渐渐肿得大如红樱桃,她受不了儿子用手抠弄她的大阴蒂,顿时惊叫起来。她坐不住了,一下子躺在床上,举着两腿,放在儿子肩头,连声惊叫:「呀……呀……汉斯……不要抠妈妈那里呀……不要用手抠呀……」汉斯见将性感老娘玩成这样,越发兴奋了。他又去吮吸母亲肿胀起来的大阴蒂,爱袜更是叫作一团。汉斯将母亲的两腿放下,使她侧卧在床边,屄眼和屁眼对着床外。汉斯脱了裤子,将阳具插了进去。他是足球前锋,身体很强健,嗅了母亲的袜莲,吃了母亲的淫水,此时他的阳具硬得如同铁棍,硬梆梆地插入母亲的屄眼。爱袜上半身地趴在床上,侧卧着,无力地哼哼着:「哎呀……哎呀……」爱袜的两只袜莲娇小精美,放在床边,汉斯看在眼里,阵阵冲动,遂将铁棍般阳具朝母亲屄里猛捅。爱袜被捅得咿呀乱叫。爱袜的大奶子很大,她解开奶罩,大奶子摊了出来,摊在床上。汉斯把母亲的一只大奶子抓起来,两手抓住,同时用力将阳茎朝老娘屄里猛顶。爱袜受不了了,叫作一团:「……受不了……疼……疼……」看着老娘那淫糜的样子,汉斯骂道:「老母狗!捅得你得受不了啦?好吧,不捅你了。」老淫妇爱袜忙叫道:「……妈妈喜欢被你弄疼……别停……继续插呀……插死妈妈吧……妈妈愿意给你插呀……」汉斯骂道:「老母狗!贱婆子!」用力狠插。汉斯把手里妈妈的大奶子也扯起来,狠咬那大红奶头,爱袜疼得发出阵阵惨叫!汉斯放开妈妈的大奶头,将阳具一直插在母亲屄里,命母亲换了姿势,使她撅着屁股跪趴在床边,屄眼朝外。爱袜支持不住,脸贴在床上,高高地撅着肥白屁股挨儿子操。汉斯狠拍了母亲屁股两下,然后狠狠插入母亲的屄眼。他甩动满头金发,如同一匹野马,疯狂进攻母亲的老屄。爱袜娇嫩的子宫连遭重创,痛痒交并,嚎叫不绝。汉斯是位职业球员,每次比赛前,他都要狠操母亲,这样他比赛就有进球的感觉,常能进球。赛后,如果输了,他就尽情蹂躏母亲以发泄烦闷,如果赢了,他也会蹂躏母亲以抒发欢快之情。他是职业运动员,身体甚为有力,只有他这样精悍的体力,才能操翻这个老淫妇。汉斯使劲猛烈撞击母亲的肥白屁股,力道之强劲,饶是爱袜的高大肥美的身子也被他顶得连连前倾。大片的原野和丘陵从车窗外闪过,这对母子连车窗的窗帘也没有拉上,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尽情淫乱。爱袜这时仍穿着裤袜,裤袜脱到腿弯处,汉斯看到母亲裤袜那发黄的裆部,冲动难耐,攻势越发凌厉,一边捅一边命令:「叫!叫我爸爸!」爱袜被操得连发出痛苦的嚎叫:「……嗷……嗷……爸爸……亲爸爸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受……受不了啦……」汉斯又命令:「说!你是老淫妇!」爱袜哭叫着:「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妈妈是……老淫妇……饶了老淫妇吧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嗷……」汉斯心满意足,铁硬火热的阳具在母亲老屄里纵横驰骋,痛快无比!爱袜痛苦地嚎叫着,泪水在脸上流淌。在爱袜的哭叫声中,汉斯再也憋不住了,不由得精液狂奔,猛烈地射入母亲屄眼深处。爱袜哭泣着,瘫倒在床上。喘息良久,这个性感老妇才缓过劲来。她转过身,跪在床边,低下头,把儿子的阳具吮吸得干干净净。母子俩收拾了一下,穿好衣服,然后去餐车用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