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综合小说  »  男人的悲哀
男人的悲哀
     跟女朋友分手也有两个月了,但我还是不能理解她给我的理由,难道尊重女性也不对吗?!我不禁把手中的啤酒灌甩到半空中。旁边的老头看了我一眼,「干!跨杀小。」我把怒气发泄在他身上。骑楼的另一边忽然传来交谈声,我赶忙躲到机车後面,一个粗壮的声音说∶「我可以上去吗?」另一个女生回答∶「你想干嘛!昨天还不够吗?」妈的,总算被我等到了,从早上9点到晚上10点,你们这对狗男女还真会爽啊!耳里听到两人的淫声浪语,让我怒发如狂。等他们上楼後,我也从水管爬上二楼,再进去厨房,她家我可是一清二楚。我小心翼翼的从厨房出来,客厅一片黑暗,左边的主卧室也没灯光,伯父伯母这麽早睡,难怪不知他们女儿干的好事。我继续朝前面走去,他房间微微有灯光透出来,我悄悄从门缝看进去,一个壮硕的男子,搂着我前任马子在亲嘴,一只手也没闲着,正伸进内衣里搓揉着。我马子被捏得受不了,把他推开,不料那男的一巴掌就过去了∶「妈的!小倩你再给我鸡鸡歪歪的试看看!」我这时看到他的脸了,他不是我们学校体育系那个山地人杨文福吗!这个没有大脑的野人就是小倩抛弃我的原因吗?我不禁苦笑。这时小倩捂着红肿的脸颊,慢慢地走到杨文福身边。这个人也不心软,一手就把小倩给推到床上,内裤一脱,阴茎掏出来就要上。小倩望着那根红通通、龟头略带紫铜色的大,流露出一种痴迷眼神。杨文福粗鲁的把龟头塞到小倩的嘴里,她开始像吃冰棒一样的舔食起来了,嘴里还发出「啾啾啾」的淫声,口水混着唇膏,弄得杨文福整条阴茎都是唇印。这时我气得发抖,我之前连搂一下嘛你都会生气,现在却在这里帮人口交!忽然杨文福叫了一声,把阴茎从她嘴里掏出来,精液像机关枪一样喷得小倩满脸都是,小倩脸上满是秽物,却露出一种满足的表情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这个淫妇!我抓起预藏的铁棒,进门往杨文福头上就是一棒。小倩因脸上、眼睛上都是精液,根本看不清是我,我再一棒给她,她惨叫一声,头上的血跟脸上的精液和在一起,使她看起来像妖怪一样。我把这两个狗男女推在一起∶「哈哈哈!就像狗一样。说我太尊重你,这样够不尊重了吧?犯贱的婊子!」我想是时候走了,就沿着原路想爬下去。不料走到客厅,忽然浴室的灯亮了,我赶紧躲到旁边,原来是伯母起来上厕所。小倩她妈41了,听说以前是埔里的美女,在我看来,白嫩的皮肤、36D的胸部、加上丰满的成熟体态,比小倩那个飞机场好多了。此时她正敞开睡袍,褪下鹅黄色的蕾丝内裤,端坐在马桶上。酒精这时控制了我,我把厕所灯关起来後,冲进去,在她还没叫出来时,我的舌头已经封住她的嘴了。我手脚并用,把她摁在磁砖上,她的内裤已经脱了,倒省了我一番功夫,我把龟头混着她没解完的尿液直插进去。成熟的女体果然不同,又嫩又多汁,「噗吱、噗吱」黏膜与黏膜摩擦的声音像春药一样,我觉得越来越兴奋了。不知是不是我错觉,我觉得伯母阴道流出的水越来越多了,她的两只脚像章鱼一样紧缠着我,嘿嘿!我知道这女人的身体已被她的生理需求控制了。我一边抽插着,一边把玩着她的乳房,她嘴里还「嗯嗯嗯」的不敢发出太大声音,生怕被丈夫发现她不争气的样子。干了一会,我把嘴嘟过去,这次却是她主动伸出舌头跟我接吻,喔!真是个尤物。我们两个互吸口水,如同两个热恋中的情侣一样。过了一下,伯母的阴道像沾满蜜糖的嫩起士蛋糕一样,把我的阴茎吸得蓄势待发,随着我抽插越来越猛烈,伯母也渐露失神状态,连叫都叫不出来了。就在这时候,我腰椎一麻,滚烫的精液便一股股地喷向子宫,伯母这时才惊觉,但已来不及阻止了。拖着疲惫的身体,我还是从水管爬下去。哈哈哈!带着报复的快感,我回家去了。早上起床时,宿醉引起的头痛让我一时无法清醒,但一想起昨晚干的好事,我就冷汗直流。天啊!强奸,重伤害,我该怎麽办啊?不过我想小倩那时满脸精液,应该不知道是我吧?下午上课时,脑中想的一直都是昨晚的事,小倩她妈那雪白的肌肤、饱满的双乳、肥硕盎然的三角洲,以及那骨肉香味,想着想着,不觉下体一片淋漓┅┅昨晚那淫妇根本就是欲迎还拒,我决定再去操她一次。台上教授在叽哩咕噜的干股、刑法,却浑不知台下有人要犯罪了,哈哈哈哈哈哈┅┅真是讽刺!在小倩家附近绕了两天,始终没有好机会,阳台也加盖了,操!我决定直捣黄龙了。隔天下午,我带一盒蛋塔直接去按门铃,她妈开的门∶「阿明你怎麽来了?唉,你真有心。」哼!她还真是蠢啊!竟不知大祸临头。她引我到房间去,我一看之下差点笑破肚皮,小倩头上戴了一个固定器,不能动弹的躺在床上,她有点尴尬的看着我,似乎不知道要讲什麽,这太完美了,只差最後一步了。「伯母,伯父不在吗?」我用最斯文有礼的声音问着。「他晚上才回来。」我忽然笑起来了,伯母似乎有点惊讶,我继续问∶「那天的情况到底怎麽样呢?」小倩她妈脸上一红,说∶「那个变态┅┅」我再也忍不住了,把水果刀拔出来,大笑着说∶「那个变态就是我。哈哈哈哈┅┅」在我的威胁之下,小倩母女吓得不敢动弹,我慢慢走向沙发上的伯母,伯母不安的把头别开,但我看得出来,她的不安中掺杂着一些期待┅┅我煽情地撩起她的裙子,开始贪婪吮舔肚脐下的敏感地带。她闭起眼睛,微微地发抖,随着我舌头的攻势,她也不断移动双腿,不安的轻声呻吟着。她今天穿着一件丝质的白色内裤,底部已湿透,当我脱掉时,一股混杂着生理交融激素的味道钻进我鼻端,这更加刺激我的雄性本能,我豁然站起身来,命令她∶「好好尝尝我的味道。」她熟练的解开我的牛仔裤,火烫的嘴唇含着我的阴茎开始吸吮起来了,「噗吱┅┅噗吱┅┅噗吱┅┅」喔!她像是饥渴的怨妇一样,吞进吞出我的阴茎,有时还体贴的用湿润的舌尖爱抚我的龟头。这时她的脸像火烧一样,使得原本白嫩的脸庞更加俏丽了,真难想像她已41岁了。我一手解开她盘在头上的头发,另一手伸进衣服里抚摸乳房,她有个十分敏感的体质,每当我紧捏乳头时,她就会稍微放慢口交的动作,轻皱起眉头。看着她撩人的表情,我也受不了了,我把她抱起来靠在桌子上,顺势给她一个火热的湿吻,她主动的回应着,并吮饮着我的津液。这时我的小弟弟早已挺立起来了,我扶着龟头,还没顶到阴户口时,她的淫水就泛滥了,黏湿、滑腻,大片大片流出来,所以我几乎毫无阻力的便直插而入。在不断的穿刺之下,小倩她妈一开始虽紧咬着嘴唇,不想在女儿面前丢人,但随着我腰部动作的加大加快,她开始配合我冲刺的韵律,有节奏的叫起来了,看来生理需求又战胜理智了。我转头看着小倩大笑,小倩用像要喷出火一样的眼神瞪着我,说∶「你这恶魔!」我不理她,继续我的冲刺。渐渐地,汨汨蜜汁渗满了我们两人的下体,在我的肉棒搅拌之下,淫水在阴道黏膜形成了一层胶状物,阻碍了我的推进、也增加了磨擦力,我不得不加重力道,这使得小倩她妈原本规律的淫叫变成歇斯底里的尖叫。小倩把耳朵蒙上,哭叫着∶「妈,你不要叫了┅┅」渐渐地,一股尖锐的趐麻感涌上来了,我赶忙进行最後冲刺,小倩她妈把双手紧掐着我的背,像是被一波一波的大海浪冲击的人一样,双眼无神,嗓子也叫哑了,只剩双手还维持着意识。最後在她们母女俩的合唱助威下,我忍着把阴茎抽出来,把精液射到伯母的嘴巴里,她竟不可思议的吞食我射出的精液。在一阵强烈的痉挛後,我累得抱着她妈滚到小倩的床上去了。